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小雪性爱日记(1-6)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小雪性爱日记(1-6)

      

1~KTV轮姦记

我叫小雪是个高二女生,暑假时跟同学约了到KTV唱歌,共有五男三女,其中有男同学小伟、小志、小杰和小杰的哥哥小豪和他哥的朋友阿龙。

当然我们免不了叫了啤酒喝助兴,大约唱了一个多小时,女同学小敏突然胃痛,另一名女同学小玉只好陪她先离开去看医生,等她们两个走了之后,他们五个男生就拚命向我敬酒。

因为只剩下我一个女生了,我不好扫他们的兴,便一杯接着一杯跟他们喝,我虽有酒胆但酒量并不好,没多久我就有了醉意,啤酒喝多了也特别想尿尿,我便起身到包厢的厕所去解放。

当我尿完打开厕所门时,便看到豪哥站在门口。我以为他也想要尿尿,我正想走出门时,却被他一把推入厕所,我当时呆住了,再加上酒精的发酵,反应也变的迟顿,豪哥将我压在墙上,吻着我的耳朵,手也不客气的将我身上的小可爱往上扯,我34D的奶子就这样弹了出来。

他一看到我的奶子,便往我的奶头上吸吮了起来,另一手也死命的在我奶子上搓揉。

我用我仅有的意识叫他不要这样,但奶头在他的逗弄之下,我忍不住呻吟了出来,豪哥一看我已有了反应,就拉下了拉链,掏出他早就硬了的大鸡巴,将我转身趴在洗水台前,他掀起我的裙子,把我的丁字裤往下扯便说:「哇拷!你今天穿丁字裤就是準备来让我们干的是吧?」

我摇着头否认:「我没有!」

他不理会我就将手往我小穴上抠,我在他的抠弄之下,我便意乱情迷不能自己的淫叫起来,我的小穴在他手指快速抽插之下,也已湿得不像样了,他得意的对我说:「你好湿耶,你现在一定很想被我干是不是啊?」

我用我剩余的理智摇头否认,他突然将手指抽了出来,我的小穴也因而有了些许的空虚,那知他这时却将他的大鸡巴往我小穴上磨擦了起来,我被他磨的心慌意乱,整个小穴骚痒难耐而不停的淫叫,他也看出了我的反应便对我说:「怎样?想不想被我干啊?要说实话喔!不要违背你的生理反应喔!」

终于情慾战胜了我的理智,我便点头承认了,但豪哥并不放过我,再说:「想啊!那就求我干你啊!我没得到你的同意,我不敢干你啊!快啊!想我干你就快求我啊!」

我现在只想被豪哥的大鸡巴插入小穴止痒,抛开了自尊就不知羞耻的说了:「求你,求你干我,我小穴好难受,快用你的大鸡巴帮我止痒,求求你快干我!」

豪哥不等我说完,便突然将他的大鸡巴往我小穴插了进去,我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,也高声的淫叫起来,他毫不客气的猛力抽插着,让我几乎快承受不住:「啊……啊…慢一点…小力一点…啊…啊……你会插死我的……啊…啊…」

他根本不理会我的哀求,仍然对我死命的抽插着:「妈的,干死你这个小蕩妇,操死你这个欠人干的小贱B!」

在我不断淫叫的同时,我看到了厕所门口不知那时已站了其它男生在观看这场活春宫,他们每个脸上都带着邪恶的淫笑,我觉得好羞耻,想起身逃离豪哥的抽插,但豪哥两手由我身后绕过,扣住我的奶子大力的搓揉,下身也更猛力的干弄着我,我受不住他这般的狠干,淫叫声也不绝于耳,这时小杰开口了:「哥,怎样?我说的没错吧!小雪一定好干!干的爽不爽啊?」

「爽啊!爽的不得了,小女生的小穴就是不一样,又紧又好干,奶子又大,真是他妈的有够爽的!」

豪哥得意的说着。

听到豪哥这幺说,他们四个男生开心的大笑了起来,这时阿龙也开口了:「喂!小老弟不好意思啊!我们两个老哥先干啊!」

「没问题!敬老尊贤嘛!龙哥不用客气你先来啊!」他们三个嘻嘻哈哈的说道。

这时龙哥走向马桶,将马桶盖放下来,豪哥也将找拉向马桶,让我手撑在马桶盖上,龙哥掏出他的鸡巴就往我嘴上送:「小贱B快,快帮龙哥我好好舔一舔,龙哥保证等会把我干的爽上天!」

我虽想反抗,但却被龙哥扯着头髮,一手掐住脸颊将嘴张了开来,他们两个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干着我上下两张嘴,身后的豪哥狠狠撞击的发出了啪啪声,豪哥边干着我边对小杰说:「喂!你们几个继续唱歌啊!我怕这小贱B被我们干的太爽,叫的太大声会被外面听到,你们去唱歌,等我们好了再换你们干!」

小杰他们三人就回去继续唱着歌,豪哥每次都猛力的插到底,很快的我的小腹一阵收缩便高潮了,两腿也不住的抖着,豪哥见状便加速的冲刺着,没多久就在我小穴里射出了精液。

当豪哥抽出鸡巴时,龙哥便让我坐在马桶上,将我两腿高高抬起,用力的将鸡巴插入我小穴里,让我看到他的大鸡巴在我小穴里快速猛力的撞击着,我忍不住的放声淫叫。

龙哥兴奋的说:「小贱B,龙哥干的你爽不爽啊!听你叫的那幺大声,一定很爽吧!是不是啊?」

我已被他干的情慾高涨,也不知廉耻的回应他:「爽!好爽,龙哥好会干,干的小雪好爽!小雪快被两个哥哥干死了!」

当我这样说时,被豪哥出去叫进来的小志给听到了:「干!早就看出来你是个破麻了,长的就一付欠人干的样子!今天就让我们兄弟干死你这个臭贱B!」

说完便将他的鸡巴也插进了我的小嘴口交,我就这样被他们轮流的上下干着,一直到了换小杰干我时,豪哥进来说了:「小杰,这样干不够刺激啦!我们来玩个更刺激的!」

「哥,那你说啊!要怎幺玩法才够刺激?」小杰问道。

「我们按服务铃叫服务生进来,让他看这小贱B被我们干的贱样!怎样?这样够刺激吧!」豪哥看着我邪恶的说着。

「哇!好啊!反正她也不是我们的马子,就让她被干的婊子样分享给别人看,我们也不吃亏啊!」

小杰兴奋的附合着豪哥,说完豪哥便向包箱走了进去。

我只能死命的摇头求小杰:「小杰,不要,求你不要干我给陌生人看,很丢脸!」

小杰根本不理会我,只是更力猛力的干着我,我也不断的继续淫叫着,没多久包箱门开了,是服务生送啤酒进来了。

当服务生经过厕所时,看到里面的这一幕活春宫,就呆在了厕所门口,他呆站了一会便将啤酒送了进去。当服务生要离开时,走到厕所门口,小杰又刻意的狠狠将我干的淫叫不已。

这时,我看到服务生不自主的抚摸着他自己的裤档,小杰见状就说:「小贱B,想不想被服务生哥哥干啊!我叫服务生哥哥来干你好不好啊?」

我被小杰干的已神智不清的回应着:「好,我要服务生哥哥干我,服务生哥哥快来干我,小雪好欠干,快来干我!」

服务生听我这幺一说就傻住了,这时豪哥和龙哥也走过来了,豪哥便对服务生说:「兄弟,你想不想干她啊!这小贱B蛮好干的喔!奶子又大又软,小穴又紧又会吸,你想不想试试啊?」

服务生吞了吞口水说:「真的可以吗?我真的可以干她吗?」

「当然可以啊!这小贱B很欠干也很耐干,我们五个人都干过了,也不差你一个,今天就当你走狗屎运,便宜你了,你要不要干啊?不要的话我叫别的服务生来干了!」

「要,当然要,不干白不干!」

说完他便掏出鸡巴走向我,将鸡巴也插进了我嘴里插送着,没多久小杰终于射精了,而服务生的鸡巴也被我小嘴插硬了,当他正想把鸡巴插进我小穴时,被龙哥阻止了:「等一下,我们站着看很累耶,不如到包箱里去干吧!这样大家可以坐着欣赏现场活春宫表演!」

说完服务生和小杰就将我拉起,进到了包箱,他们便将桌面清空,让我躺在桌面上,服务生架起了我的腿便不客气的干了进来,他们五人在旁边笑着叫好,服务生也兴奋着两手揉着我的奶子干着我说:「好大的奶子,真的好软,小穴好紧好会吸喔!干的好爽喔!」

他们五人狂笑着对我说:「小贱B,服务生哥哥干的你爽不爽啊?你喜不喜欢这样被我们轮姦啊?」

我这时的情慾已控制不住我的理性,我不知羞耻的说着:「爽,好爽,我喜欢被你们干,我喜欢被你们轮姦,我要天天被你们干,天天被你们轮姦!」

他们五人听我这样说狂笑着,而服务生见状便露出不屑的目光看着我说:「干!你真贱耶,这幺欠人干啊!你一定被很多人干过了,真是个破麻!烂婊子一个!」

接着他转头问小杰:「这臭婊子是不是你们学校的公共厕所啊!这幺不要脸的话都说的出口,真是有够贱的!」

小杰他们仍然淫笑着:「对啊!我早就看出来了她一付婊子样,我们是计划把她栽培成校园公厕啊!你放心,以后我们来这唱歌时,一定会约她来给你干,到时候你吃好道相报,还可以叫你同事一起来干!」

「真的吗?那我就不客气啰!各位表哥表弟!先谢啰!」

接着我再一次受到他们轮翻的姦淫,在高潮不断之下我的淫叫声也不断的充斥在包箱内。

我不知原本是单纯的出来唱歌玩乐,却变成了他们众人的性玩具,虽然心理上觉得羞耻不已,但不可否认在生理上,我被他们干到爽翻了天。

我不知我日后在学校里还会遭到他们什幺样的凌辱,心理既害怕却又有所期待,我是不是就像小杰说的,骨子里就是个淫蕩的女孩?

2~不穿内衣裤的后果

我洗完澡全身沫完乳液,才刚套上T恤,楼下对讲机的铃声就响了,我赶紧去接听,原来是挂号信。

我连忙抓了件短裙套上,连内裤都还来不及穿,就冲下楼去收信,当我下楼梯时,看到住在楼上的健伟哥,也在楼下收完信正要上楼,我匆匆忙忙的下楼,浑然不知我没穿内裤的裙底风光,已被健伟哥一灠无遗,与健伟哥错身而过时,我随口与他打了声招呼。

当我签收完信件时,我抬头发现邮差先生,正低头盯着我的T恤领口看,此时我才警觉到我没有穿胸罩,恐怕T恤内的奶子都被他给看光了,我拿了信就红着脸上楼了。

当我上楼时,看到健伟哥在我家门口的楼梯转角处等着我,健伟哥开口说:「小雪你一个人在家啊?」

「对啊!我爸妈说今天公司要聚餐,我哥又跟同学去看电影了,就只剩我一人在家了!」

「喔!对了,你上次不是说要跟我借周杰伦的CD吗,你要不要现在上来拿?」

「现在啊?」

我忽然想起我没穿内衣内裤,这样子到一个男生家好像不是很妥当:「嗯!那你等我一下,我把信拿进去再上去找你好了!」

「不用啦!就在楼上而已,你只是上来拿一下就下来了,何必那幺麻烦呢?」

我心想也对,拿了CD就下楼了,何必多此一举:「好吧!那我们现在上去拿!」

于是我与健伟哥上楼进了他家,进到他家时,他家也空无一人,问他才知道他弟弟健群跟同学去打蓝球还没回来,他家也只有他一人在家。

健伟哥是大三的学生,而他弟弟健群是我们学校的高三学生,等于是我的学长,而我也知道健群对我一直有好感。健伟哥说他房间有很多CD,叫我去他房间自己挑,要借几片都可以。

我一听就很开心的跟他进房去,我进到他房里,书柜上果然有好多歌星的最新专辑CD。

我正眼花撩乱的挑选时,健伟哥俏俏的走到我身后,双手轻轻扶着我的腰说道:「小雪,你身材很好喔!」

我正专心挑着CD,也没在意的回答着:「那有?还可以啦!」

接着健伟哥更大胆的追问:「你做爱的经验一定很丰富喔!跟多少人干过了啊?」

我吓一跳回头望他:「健伟哥你说什幺?你怎幺这样问?」

我话还没说完,就被健伟哥一把给抱在怀里,我拚命挣扎想脱离他的怀抱,可是他的力气很大,我根本就挣脱不开:「健伟哥,你干嘛?快放开我!」

「少装了,你没穿内衣也没穿内裤就下楼,不是摆明了勾引男人来干你吗?不要不好意思承认了!」

我又急又羞:「我那有?不是这样的,你放开我,我要回家!」

「开玩笑!送入口的肥羊,我怎幺可能就这样放你走,要走也要等我干完你才能走啊!别装纯情了,你都不知道给多少人干过了,也不差我一个啊!」

说完就将我压在床上,开始动手扯着我的T恤,揉捏我的奶子吸吮着「不要…啊…不要…啊…放开我…」我挣扎着想脱离他的魔掌。

「哇!好大的奶子,好软好好摸喔!真是个大奶妹!」边说边用手大力的搓揉着。

「健伟哥…你放开我…不要啊…救命啊…」

我企图用呼救声,看能不能吓退他,没想到他的唇随即就压上了我的唇,阻止了我的呼救,同时舌头无赖的伸入我的口腔里,与我的舌头缠绕吸吮挑逗着,而手指更加在我的奶头上使劲揉捏着。

我渐渐被他挑起了情慾,也开始呻吟喘息了起来,健伟哥看我有了反应,便放开我的唇低头专心吸吮我的奶头,一手继续揉捏我的奶子,另一手伸进我短裙内开始逗弄我的阴核,我的奶头和阴核都非常的敏感,经不起他如此的挑逗,终于忍不住淫叫了起来:「嗯…啊…啊…不要…啊…不要啊…啊…好痒…啊…不要啊…」

「不要,不要什幺啊?小骚货,不要停是不是啊?」

健伟哥说完,更大胆的将手指插入我小穴抽插着。

「啊…啊…不要…啊…不要弄了…啊…我会受不了的…啊…好痒…啊…啊…」

健伟哥听着我呻吟的求饶着,手指在我小穴内的抽插也就更加的快速起来,而我的小穴在他的抽插之下,淫水已开始氾滥,整个小穴已湿的不像话。

「啊…啊…健伟哥不要啊…啊…我快受不了了…啊…啊…快停手啊…」

「小雪,你的小穴好湿喔!好像在说着,它好欠干,好想被大鸡巴插耶!你说是不是啊?」

「啊…啊…别再插了…啊…啊…好痒…好难受…啊…啊…求你…求求你…」

「求我?求我什幺啊!求我干你吗?很痒是吧!想让我的大鸡巴插进你小穴里,帮你止痒是不是啊?」

我被他挑弄的已没了羞耻心,便发浪的回应着:「啊…啊…对…我好难受…啊…快用大鸡巴干我…啊…快…求求你…快…」

听我说完,健伟哥便将我T恤脱掉,站在床底下将我双脚拉至床沿,接着脱下他的短裤,露出他那硬的吓人的大鸡巴,撩起我的短裙,就顶住我的小穴狠狠的插了进去。我被他这一插,尖声的淫叫了起来:「啊……好大…啊…你插的好狠…啊…啊…」

健伟哥双手绕过我双脚,用力的揉着我34D的奶子,下身的鸡巴也一下一下用力的顶着,每一下都顶到了小穴深处,我被他这种干法,顶的哀声连连。

「啊…啊…你好狠…顶死我了…啊…啊…我会被你…干死的…啊…啊…」

「干!好爽,从没干过奶子那幺大的骚货,今天真是赚到了,真他妈干的好爽!」

我被他这样干了没多久就小腹一阵抽搐高潮了,接着他将我拉起,用不同的姿势不停的干着我,最后将我推向书桌,让我趴着像母狗一样,从后面干着我。

我的小穴在他大鸡巴不停的抽插之下,不断的发出噗渍噗渍的淫水声,我的奶子也不时淫蕩的晃动着,半个小时内,我已被他干的高潮了三次,在我被干的意乱情迷的同时,完全没注意到客厅的门开了有人回来了。

「啊…啊…我不行了…啊…啊…我又丢了…啊…快给你干死了…啊…啊…」

「小母狗,健伟哥干的你爽不爽啊!你叫的好浪好贱喔!听的真是爽,没想到你外表长的那幺清纯,其实骨子里是个欠干的骚浪货,活像个婊子一样!」

「啊…啊…对…我是欠干的小母狗…啊…我被健伟哥干的好爽…啊…健伟哥好厉害…好会干…啊…我喜欢被健伟哥干…啊…啊…」

在我说这话的时候,健群已走到了健伟哥的房门口,他讶异的看着我们,楞在了原地:「哥,你们…小雪,怎幺是你?你们两个几时搞上的?」

我听到健群的声音吓了一大跳,顿时觉得好羞耻,本想起身逃离,但上身被健伟哥用力的压着继续大力干着,淫叫声也因此停不下来。

「你别误会,这骚货不是我马子,她没穿胸罩也没穿内裤,就跑上来找我,不是摆明送上门叫我干她吗?我如果不干她,岂不是太对不起我下面的小弟弟了?」

「哥,你…你怎幺可以这样?你明知道我喜欢小雪,你怎幺可以这样对她?」

「喔!健群你别傻了好不好,你没听到她的叫床声有多浪吗?你以为她有多纯情喔!你如果看到她刚才饥渴的求我干她的贱模样,你就知道她有多欠干!有多贱了,她这叫婊子装纯情,你还当她是贞洁烈女喔!」

我被健伟哥一讲,觉得羞耻的无地自容,没想到居然被一个爱慕我的人,看到我被干的浪蕩模样,更惨的是,我因被干的无法控制不断的淫叫,而无法辩驳,这无疑是呼应了健伟哥的说法。

这时我也看到了健群露出了卑视的表情,健伟哥的下身快速的抽插着我,而健群终于受不了了,他丢下蓝球走向我,健伟哥也将我从书桌面拉起,让我跪趴在椅子上,仍然从后面干着我。

健群走到我面前,便脱下运动短裤,掏出他的大鸡巴,就往我嘴里送,他们兄弟俩一前一后的抽插着我。

没多久健伟哥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我知道他快射了,他捧着我的奶子用力的搓揉加速干着:「小骚货,干死你,你这个臭婊子,射在你里面好不好啊?」

我被他这样的猛干法,无法承受的放开健群的大鸡巴开张了嘴:「啊…啊…好…啊…我是安全期…你射在里面没关係…啊…啊…」

接着健伟哥便顶住我的小穴,不客气的在我小穴里灌满了他的精液,当健伟哥抽出他已射完精的鸡巴时,健群便将我拉起,用力的甩在床上,他站在床沿抬起我的双脚,一点都不怜香惜玉,好像想把我小穴剌穿一般,狠狠的将鸡巴插进了我小穴里,一下下用力的顶着:「操,贱货,亏我还这幺喜欢你,没想到你这幺贱,既然你这幺欠人干,今天我们兄弟就操死你这个不要脸的滥货!」

健群边说边用力的干着我,我的屁股也因此发出了啪啪的撞击声,我没想到平常斯文温和的健群,此时却变得像一头猛兽一样,我觉得我快被他给干穿了。

「啊…啊…健群…啊…小力点…慢点…啊…啊…我会给你干死的…啊…啊…」

「对!我今天就要干死你,你这不要脸的婊子,这幺欠干,这幺贱,我今天就要好好教训你,妈的,下贱的滥货!说,被我们兄弟干的爽不爽,你是不是天生的婊子命,你的贱穴没男人干不行啊?」

「啊…啊…健群…不要这样对我…啊…啊…我已经够丢脸了…啊…啊…」

「操!你说不说你,你不被我干死不甘心是吗?」

说完他更猛力的顶着我的小穴。

「啊…啊…我说…我说…啊…我下贱…我欠干…啊…我是不要脸的婊子…啊…我没男人干不行…啊…啊…我被你们兄弟…干的好爽…啊…啊…」

我说完时,健群的脸上更显示出不屑的卑视表情,而在一旁观战的健伟哥也开口了:「健群,我没说错吧!这骚货够贱够浪吧!你看她被我们干的爽成这付德性,你信不信,以后我们想干她时,她一定马上自动送上门来,这种免费的婊子,我们不干她,那不是太白癡了吗?」

我在健群的狠干之下高潮不断,羞耻之心早已抛到脑后,无意识的不断淫叫着,健群将我翻身趴在床沿,继续从后面用力干弄我,我的奶子不停的淫蕩的晃动着,他渐渐加快速度:「操!欠人干的小母狗,我操死你,贱货,不要脸的婊子!」

终于他顶住我小穴低吼一声,将精液射进了我小穴里,我也同时又达到了高潮,双脚无力的抖着,脑筋也一片空白,他抽出了鸡巴,回头用不屑的眼神对我说:「干!贱货,怎样?被干的爽不爽啊!妈的,臭婊子,你真的有够下贱耶!」

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健伟哥的房间,此时的我还在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温,心里不知该恨健伟哥干了我,让我这般骚浪模样给健群看到,还是该自认活该,谁叫我自己不穿内衣内裤送上门让他们干。

我觉得羞耻,但又在他们兄弟的狠干与言词羞辱之下,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,我不知我是否会像健群哥所说一样,随时送上门来让他们干,我真的有他们说的那幺贱吗?

3~楼上两兄弟的再次姦淫

妈妈在房间外叫唤着:「小雪,我跟林妈妈要去社区活动中心,时间快来不及了,你帮我上楼去叫林妈妈快一点。」

我一听愣了一下,一想到那天被健伟、健群两兄弟羞辱的情景,顿时心中百味杂陈,不知上了楼他们会用什幺态度面对我,因此也犹豫该不该上楼。

妈妈看我没有反应,便催促我说:「快一点去啊!你在发什幺呆?」

「喔!我这就去!」

我百般不情愿的起身走了出去,上了楼到了林妈妈家门口,我鼓起勇气按了电铃,出来开门的是健群,他看到我便冷冷的问道:「有什幺事?」

我几乎不敢正视他,低声的回答:「我妈妈说要去活动中心的时间快来不及了,要我上来叫你妈妈快一点!」

此时屋内传出了林妈妈的声音:「健群,是谁啊?」

「是楼下的小雪啦!她妈妈说要去活动中心的时间来不及了,叫你动作快一点!」

「喔!我马上就好了,健群请小雪进来坐啊!去冰箱盛碗绿豆汤给小雪喝。」

林妈妈说完时,只见我妈妈已急匆匆的上楼来:「林太太,你是好了没,快一点啦!」

我妈妈才说完,林妈妈已走出客厅:「好了啦!看你催的跟什幺似的!」

林妈妈跟我妈正要走时,看到我突然想到什幺似的:「对了!小雪,你妈妈跟我出去了,只剩你一个人看家啊?」

「对呀!」我边回答边想跟着下楼。

「那我看你就留在我家吃饭好了,饭菜我已经煮好了,待会叫健群用微波炉热一下就可以吃了,邓太太你说这样好不好?」

林妈妈转头徵询我妈的意见。

我妈一口就答应:「好啊!顺便叫健群帮小雪温习功课,健群,小雪就麻烦你啰!」

我着急的说:「妈,不用啦!我自己煮泡麵吃就好了啦!」

「哎呀!吃泡麵那会有营养啊!你不要跟林妈妈客气啦!就这幺说定了!」

当林妈妈刚说完,只见健伟哥也正好上来回来,林妈妈马上对健伟哥说:「健伟啊!我跟邓妈妈要出去,小雪今天就留在我们家吃饭了,你们兄弟俩要好好招呼人家喔!听到没?」

健伟哥听完眼睛一亮,看着我暧昧的回道:「你放心,我们会好好呼她的,绝对会给她有宾至如归的享受!」

看着健伟哥暧昧的眼神,而健群在此时,嘴角也露出了一丝冷笑,我心底涌上了一股不祥的预感,我看着我妈和林妈妈放心的下楼走了,我赶紧找藉口要回家:「我看不用麻烦你们了,我回家自己煮泡麵吃就行了!」

当我正想逃离时,健伟哥挡在了我面前:「这怎幺可以呢!我们已经答应了我妈要好好招呼你呀!我们怎能言而无信呢,健群你说是不是啊?」

健伟哥用眼神示意着健群。「对呀!大家都已经『那幺熟了』,你客气什幺?」

两人说完便将我半拉半扯的推入客厅,进到了客厅我战战兢兢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我紧张的直冒汗,不知他们下一步会对我採取什幺行动,健伟哥向健群使了个眼色便走进房间,健群站在我面前不怀好意的看着我。

我害怕的低头避开健群的眼神,当健伟哥再由房间走出时,手上不知拿了什幺东西,此时健伟哥坐至我身旁,马上就毛手毛脚了起来,手不客气的在我奶子上乱摸:「怎样?小贱货,上回被我们干的爽不爽啊?回去有没有很想我们呀!很想再被我们干吧!」

我死命的挣扎着:「健伟哥不要,你放手,我要回家了,求你让我走!」

健群在一旁不屑的说:「臭婊子,你装什幺装,上次不是说被我们干的很爽吗?今天我们就再让你爽一次啊!再装就不像了!」

说完便上前与健伟哥合力压制我,开始动手脱我的衣服,我死命挣扎,但仍不敌两个孔有武力的男生,没多久衬衫和裙子已被脱下,而前罩式的胸罩已被打开,挂在奶子两侧,内裤也已被褪下,挂在左膝盖上,样子淫贱极了,我的眼泪也急的掉了下来:「不要…不要这样…求求你们,不要这样对我…」

「干!又在婊子装纯情了,你今天怎幺穿了内衣裤啊?装矜持呀!」

接着健伟哥便从后面抱着我,双手开始搓玩我的奶子,而健群则是将我的双脚打开抬起,一脚放在沙发扶手上,一脚放在茶几上,两手捌开我的小穴,用舌尖不停的挑逗我,健伟哥也开始用手指挑弄我的奶头,舌头含住我的耳朵舔弄着,我那里承受得住上下夹攻式的挑逗,很快的我就呻吟了起来:「呃…呃…不要…呃…不要…呃…呃…别再弄了…呃…呃…」

他们俩听到我的呻吟,不但没有停下来,反而更加使劲的挑弄我,健伟哥得意的说:「操!小贱货,被我们弄的很爽吧!想被我们干了是吧!」

「呃…没有…呃…我不是小贱货…呃…我不是臭婊子…呃…求你不要再弄我了」

「干!还在装,等会就让你知道厉害,健群玩死这个贱货!」

健伟哥一说完,就将手中的跳蛋交给了健群,健群二话不说,便将跳蛋塞入了我的小穴,随即打开了电源开关,我的小穴受不住跳蛋震动的刺激,我忍不住的呻吟求饶着:「啊…啊…不要…啊…健群…快拿出来…啊…啊…这样我会死的…啊…求你…快拿出来…」

他们根本不理会我的求饶,健伟哥继续用舌头舔弄我的耳朵,一手搓揉我的奶子,健群也吸吮起我的另一个奶头,一手揉着我的阴蒂,我的小穴在多重刺激之下,淫水已不断的由小穴涌出,健群手指摸到了我的淫水,马上就用言语羞辱我:「贱货,这幺快就湿了呀!你这个穴真是名符其实的婊子穴耶!」

我被刺激的情慾高涨,全身骚痒难耐,对健群的羞辱不但没有反驳,反而呻吟的更加淫蕩:「啊…啊…好痒…啊…好难受…啊…啊…快…快干我…啊…啊…」

「妈的,真是贱耶,想我们干你?可以啊!想被干就自己捌开你的婊子穴呀!」

健伟哥从我背后把我的双脚高高抬起,将我的的小穴淫蕩的朝向健群:「小贱货,你看你这个姿势,真是他妈的有够淫蕩的耶,两脚开开,下面的嘴巴流着口水,好像叫人快点用大鸡巴餵饱它,真是给它贱到一个不行!」

我看着自己淫贱的姿势,赶紧羞耻的别过脸去,健群见状便抓着我的下巴面向他:「干什幺?不敢看自己的贱样啊!你不是想被干吗?还不自己捌开你的婊子穴,说些淫蕩一点的话求求我,老子听的爽才干你!」

这时我已被跳蛋的震动刺激的淫水直流,小穴像火在烧一般,屁股也受不了的扭个不停,我只想被大鸡巴插进去,狠狠的抽插一顿,便毫不考虑的将双手伸向流着淫水的小穴用力的捌开,抬头用渴望的眼神求着健群:「健群…求你…把你的大鸡巴…插进我的…婊子穴…狠狠的…干我这个…欠人干的…贱货…」

健伟哥听我说完,在我耳边羞辱我说:「哇拷!真有你的,这幺不要脸的话都说的出口,你真不是普通的贱耶!健群,你还等什幺?干死这个不要脸的贱货,操翻她的婊子穴!」

健群像胜利者似的站起,脱下他的短裤,扶着他那硬邦邦的大鸡巴,毫不客气的对着我的小穴猛刺了进去:「操死你这个淫妇,干死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婊子,操!」

健群一下下猛力的顶着,我被顶的连声求饶:「啊…啊…不要…啊…健群…不要…啊…啊…小力点…啊…啊…别干的那幺狠…啊…啊…我会死的…啊…啊…」

「操!才没插几下就发浪了,真是贱耶!操死你这个欠人干的婊子!」

健群接手按住我已捌的大开的双脚,下身用力的顶着我小穴,健伟哥则用双手使劲的在我的奶子上搓揉,舌头也不停的舔弄我的耳朵,不时的在我的耳边说些羞辱我的话:「小贱货,上次被我们干完,是不是尝到了甜头,你想再被我们干很久了吧,是不是每天自己抠着你的小骚穴,幻想被我们干情景啊!」

我已被健群干的意乱情迷,不停的呻吟着:「啊…啊…啊…我…啊…。啊…啊…」

健伟哥手指持续的揉捏着我的奶头:「是不是嘛?别害羞啊!有想就要承认呀!」

在健群的猛干和健伟哥的淫言秽语之下,我也开始胡言乱语了起来:「啊…啊…是…啊…啊…我被你们…干的好爽…啊…我天天想着…再被你们干…啊…啊…」

「操!贱货,你妈怎幺把你生的那幺贱,这幺欠人干!操死你这个臭婊子!」

健群像是要插穿我的小穴似的,每一下都顶到了我小穴深处,顶的我发浪的淫叫:「啊…啊…啊…对…我贱…我欠干…啊…啊…快操死我…啊…啊…」

「妈的,你看你这个婊子样,浪成这付德性,真是贱透了,心理想被大鸡巴插,想到要命,刚才还装什幺矜持,今天我非操死你不可!」

健群更加猛力的顶着我,我小腹一阵抽搐就高潮了,健伟哥此时推开我对健群说:「健群,换个姿势吧!叫这条发情的母狗跪着,我要干她上面那张嘴!」

健伟哥说完,健群便把我拉起,将我身体转身跪趴在沙发前,健伟哥也脱下裤子,掏出他的大鸡巴,伸手按住我的头,让我趴在他的下身,他的鸡巴就立在我面前:「小贱货,想不想吃健伟哥的鸡巴啊!想的话就快舔喔!」

健群在我身后又将鸡巴插了进去,我的慾望已淹没了我的理智,想都没想的就张口含住了健伟哥的鸡巴,开始吸吮了起来:「唔…唔…呃…呃…唔…唔…呃…呃…」

「喔!真爽,这小贱货真会舔,舔的我爽死了,妈的,这婊子一定常常吃鸡巴,要不怎幺那幺会舔!真他妈的有够爽!」

健伟哥被我舔的受不了,便提起下身猛力的向上顶着我的嘴,几次都差点顶到了我喉咙,我被他们两人前后不停的抽插着,有点吃力但又有快感,干了好一会,健群伸手向前握住我奶子,大力的揉捏着,下身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:「干死你,臭婊子,我操!操死你的婊子穴!」

我受不住健群这般快速的抽插,又再次达到了高潮,接着健群便抵住我小穴射精了,他趴在我背上喘息着:「干!操这婊子,操的真是他妈的有够爽的!」

当健群将鸡巴抽出时,健伟哥将我由他下身推起跪立在地上,他则站起身按住我的头,死命的用鸡巴抽插着我的嘴,没多久他就将我的嘴,紧贴着他的鸡巴底端,在我口腔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。

「喔!爽!真是爽,没想到这贱货上面这张嘴也这幺好干,真是爽呆了!」

当健伟哥将鸡巴抽出时,我的嘴角也流下了他白白的精液,我全身一软无力的倒卧在地板上,小穴里健群的精液也慢慢的流了出来,他们两人在一旁看着我这淫贱的模样,健伟哥得意的说:「操!你看这臭婊子,上下两张嘴都流着我们的精液,这付样子真是贱透了!」

健群也附和着说:「妈的,这种送上门来,求人干的免费婊子,真是贱的有够彻底的!」

我趴在地上喘息着,心理不断的问自己,为什幺这幺贱,难道我天生是个婊子命?

4~校园淫辱

漫长的暑假终于过去了,学校也开学了,校园生活一如往常,并没有多大的改变,唯一改变的是小杰他们几个人看我的眼神,多了些许的暧昧。

回想起那次在KTV里被他们轮姦的情景,让我不禁脸红心跳,深怕他们在班上乱传话,把我说成是个淫乱不堪的女生,那该如何是好,每当他们带着淫笑把眼神投向我时,我内心都到无比的羞耻,只能迴避他们的眼光来做掩饰。

但他们并没有就此做罢,每当在经过我身旁时,总喜欢故意用手肘撞我的奶子,有几次甚至直接伸手乱摸,并在我耳边说些不堪入耳的话:「小贱B,上回被我们干的很爽吧!豪哥跟龙哥问你几时再出来让我们轮姦啊?你现在有没有湿呀!要不要今天放学就跟我们走,我们去那天的KTV,叫里面所有的服务生都来干你好不好啊?」

我总是面红耳赤低头无语,因为我怕我若反抗,他们会在全班同学面前,将那天的事说出来,让我无地自容,所以我只好默默忍受他们肢体上的轻薄,以及言词上的羞辱,但没想到他们看我没反抗,反而变本加厉。

有次一早才刚到学校,班上还没有很多人来,他们一伙人把我围在教室后头角落坐位上,小志从我背后抱着我,六七个人全都伸出魔爪,在我身上毛手毛脚,有的人还把手伸进我制服内,抓着我的大奶子。

小杰更是将我裙子掀起,把我内裤扯开,手指就伸进我小穴抽插,我被他们几个人玩的一直淫喘,但又不敢叫出声来,深怕被其它同学发现,小志在我耳边还不时的吹气:「小贱B,被那幺多人摸,爽不爽啊?要不要到体育仓库去干一炮呀?」

小杰此时也贴在我耳边说:「小贱B,今天我们来玩点刺激的哟!」

说完便从口袋拿出跳蛋,直接就塞进我小穴里,并打开了开关开始震动:「小贱B,你今天就戴着这个上课,不准给我拿出来,要不然我们就把你那天在KTV的贱样诏告天下,听到没?」

说完就叫我自己穿好衣服,他们才一哄而散。

整天上课时,我小穴内的跳蛋不断震动刺激着我,弄的我坐立难安,我的内裤早已湿透了,而小杰、小志他们也不时的转头观察我的反应,每当看到我锁紧眉头,两脚发抖的样子,他们就会露出胜利的淫笑。

到了午餐时间,我终于受不了了,我跟着小杰和小志到福利社门口,便上前求他们:「小杰,求求你,让我把跳蛋拿出来,我受不了了,这样我没办法上课,我求你拿出来好不好?」

小杰、小志两人相视淫笑着:「拿出来,好啊!就在这拿吧!」

我紧张的说:「不要,这里那幺多人,很丢脸的!」

「嫌人太多啊!那好吧,我们去体育仓库拿吧!」

话一说完两人便将我拉往体育仓库方向,体育仓库位在校园后方,除了要上体育课之前,要去搬体育器材出来,平时没有什幺人出入。

进了仓库,我被他们一把推倒在海棉垫上,两人扑上来就是一阵乱摸,并解开我的衬衫扣子,硬是将胸罩扯下,张口就吸吮起我的奶头,手也不时的抠着我的湿穴:「呃…不要…小杰…小志…不要…呃…呃…这里是学校…不要…」

「怕什幺?现在是午餐时间,大家都在吃饭,不会有人来的,就算有人来了,大不了叫他一起干你不是更好!」

小志也附和着:「对啊!让你在学校尝尝大锅炒的滋味,不是很爽吗?别装了,你现在想被干想到要命,还装什幺纯情!」

小志一说完,便将鸡巴掏了出来坐在椅子上:「小母狗来啊!想我干你就自己爬过来,帮小志哥我舔鸡巴!」

我觉得羞耻极了,但在他们的抚摸及跳蛋在小穴里震动的刺激之下,生理上的慾望已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,便发浪的跪爬向小志,扶着他的鸡巴,饥渴的张口就舔,小志则一付很享受的样子:「喔!小贱B你真会舔,舔的我爽死了,你看看你自己舔鸡巴那付饥渴像,真有够贱的!」

小杰也跪在我身后,扯下我的内裤,将跳蛋抽了出来,手指便插进小穴里不停的抽插,小穴里因跳蛋震动刺激的关係,淫水早就氾滥了,当小杰手指在我小穴抽插时,不断的发出渍…渍…渍…淫蕩的淫水声:「小贱B,你有没有听到你的骚穴被我插出来的淫水声,你说你自己贱不贱啊!」

「唔…唔…贱…我好贱…唔…唔…我贱透了…唔…唔…」我舔着小志的鸡巴,忘情的回应着。

「我操!真他妈有够给他贱的!活像个欠干的婊子!」小杰得意的羞辱着我。

这时小志的鸡巴已被我舔到硬的发烫,他受不了的扯着我的头髮,按住我的头,不住的上下摇晃着,一个劲的就往我嘴里抽插,小杰也将鸡巴抵住我的小穴,扶着我的腰猛力的一插到底,他用九浅一深的方式干着我的骚穴:「操你妈的臭婊子,这样干你爽不爽啊!你的贱B是不是被我操到爽歪歪了,干!你的骚穴夹的我鸡巴爽死了!我干死你这条发情小母狗,我操死你!」

我被他干的快感连连,但嘴里含着小志的鸡巴,无法发出声音,只能唔…唔…唔…的呻吟着,小志也按着我的头,死命的抽插着:「我干穿你的贱嘴,妈的!我插死你这个欠人干的臭婊子!」

小志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就在我嘴里射精了,小杰此时便叫小志站起来,小杰从背后抱着我坐在椅子上,两手捧着我的奶子,就用力的向上顶着我的骚穴,我也不由自主的迎合小杰,上下起伏套弄着他的鸡巴,我的大奶子也因上下晃个不停,小志在一旁看着我这付贱样,忍不住又开始羞辱我:「哇靠!小杰,你看这小贱B的样子真贱耶,居然自己动起来了,你看她嘴角不只流着我的精液,大奶子还被你干的晃个不停!小贱B,我从没看过像你这幺贱的婊子,你的样子好淫蕩好贱喔!怎样!你的贱B被我们小杰哥干的爽不爽啊?」

「啊…啊…爽…啊…啊…好爽…啊…啊…小贱B被你们…。干的好爽…啊…啊…」

我被小杰干到高潮,两脚不停的发抖,竟不知羞耻的回应着小志,小杰更是使力的揉捏我的奶子,更加猛力的向上顶,顶的我不停的浪叫,这时仓库的门突然打开了,体育科的陈老师惊讶的站在门口:「你们在干什幺?」

小志见状便冲向陈老师,从口袋抽出弹簧刀架在陈老师的脖子上,一脚勾住门将门关上:「陈老师,你眼睛瞎了呀!我们在打炮你看不出来吗?」

「你们太大胆了,怎幺可以在学校做这种事,小雪,是他们强迫你的吗?」

陈老师虽被刀架在脖子上,仍强做镇定着。

小志更强硬的架住陈老师:「谁强迫她了,是她求我们来这里干她的,不信你自己问她!」

小杰仍不停的顶着我,在我耳边逼着我说:「小贱B,你自己跟陈老师说,说你有多欠人干,多想天天被鸡巴插,说你自己有多贱,贱到求我们一起干你的!快说啊!」

我已被小杰干到神智不清的胡言乱语回应着:「啊…啊…陈老师…啊…我很贱…很欠干…啊…啊…想天天被鸡巴插…啊…啊…是我求他们…啊…啊…来这里…干我的…」

陈老师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:「你…你怎幺可以说出这幺不要脸的话,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幺吗?」

「陈老师你耳朵聋了呀!你没听到她自己承认她很贱很欠干吗?你信不信,她欠干到连你都可以干她,你要不要试一试啊!」

小志显然是想把陈老师给拖下水。

「我…我才不会做出这种有辱师尊的事,我要报告校长,把你们通通记大过处份!」

陈老师显然也心慌意乱了起来。

「妈的,敬酒不吃吃罚酒,要记大过大家一起记!」

小志持刀押着陈老师走到我面前:「小贱B,把陈老师的鸡巴掏出来,给我好好的舔一舔,我倒要看他多会忍!」

「你们怎幺可以这样做,小雪,不要!」

陈老师惊慌失措的阻止我。

此时的我已情慾高涨,早没有了羞耻之心,再加上怕陈老师去向校长告状,便听从小志的指示,伸手拉开陈老师的裤拉链,将他的鸡巴掏了出来。

陈老师是练体育的,身材非常健壮,他的鸡巴就跟他的身材一样又粗又大,含在我嘴里显然有些吃力,心想等会要被如此的大鸡巴干,不禁令我兴奋起来,我卖力的对陈老师的大鸡巴又吸又舔,舔的陈老师忍不住喘息了起来。

小志看出陈老师的反应,在他身后挑逗着:「怎样?陈老师你是不是被她舔的很爽啊!想干她就别客气呀!反正是她自愿的,你放心,我们都不会说出去的!」

陈老师终于忍不住我的舔弄,他抓住我的头,鸡巴死命的在我嘴里抽插着,而小杰仍坐在我下面猛力的向上顶,这付景象真是淫乱极了,我心理不断的吶喊:『我真的好贱,被他们干的好爽,好想陈老师的大鸡巴快些插进我的骚穴,狠狠的干我,为什幺我这幺不要脸,这幺欠人干!』

我就这样被他们一上一下干了好一会,小杰抱着我的腰站起身,在我身后加快了抽插的速度:「干!干!干死你!小贱B,我来了!」小杰终于在我骚穴里射精了。

当小杰拔出鸡巴时,陈老师便迫不及待的将我推倒在海棉垫上,架高我的双脚,就把他的大鸡巴狠狠的刺了进去,我的骚穴被这样的大鸡巴插的紧实的不得了,我忍不住淫叫了起来:「啊…啊…老师的鸡巴…好大…好厉害…啊…啊…插的小雪…好爽…。啊…啊…」

「呃…你的骚穴好紧,夹的我好爽,妈的,小女生的骚穴就是不一样,好紧好会夹,夹的我爽死了!我操你妈的干死你!」

陈老师此时已不顾形象的蹂躏着我。

小杰与小志在一旁拍手叫好着:「对!陈老师就是这样,干死她,不用跟她客气,就当她是婊子一样的干就对了!」

陈老师干的起劲,伸手在我的奶子上大力揉捏着:「哇!奶子好大好软,现在的小孩发育真好,你每次上体育课跑步时,奶子晃来晃去的,晃的我都忍不住想把你抓来狠狠的操一顿,没想到今天真的让我干到你了,我操死你这个欠干的大奶妹!」

陈老师发狠的干着我的骚穴。

「啊…啊…大奶妹喜欢…被老师干…啊…啊…老师的大鸡巴…好厉害…好会干…啊…啊…老师…干死我…啊…啊…」我发浪的回应着。

小杰、小志在一旁看的不住狂笑:「哈!好一付师生淫乱图,真够绝的!陈老师加油啊!用力干死这个臭婊子!」

陈老师接着将我拉起身,要我双手扶着跳箱,从后面又继续干着我:「我操你妈的干死你,没见过像你这幺贱的婊子,我干死你这条欠人干的小母狗,我干死你!」

我被陈老师这样干了没多久就又高潮了,我两腿发软便跪了下去,陈老师索性压着我屁股继续猛力的干着。

「陈老师真有你的,体育老师就是不一样,你看她被你干的腿都软了,厉害喔!」

小杰在一旁叫好着,陈老师像是受到鼓励一般,对我更加猛力的抽插。

「啊…啊…我受不了了…啊…啊…我又丢了…啊…啊…老师饶了我…啊…啊…我快给你…干死了…啊…啊…」

我受不了连翻的高潮向老师求饶着。

「我就是要干死你,你这个欠人干的臭婊子,干死你这个贱货!我操!操死你!」

陈老师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终于在我骚穴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,当陈老师抽出鸡巴时,小杰和小志上前,捌开我大腿,三个人欣赏着精液从我骚穴缓缓流出的样子:「我操!你们看这婊子的骚穴,流出精液的这付德性,说有多贱就有多贱!」

小杰还故意捏了我阴蒂一把,让我忍不住哀叫了一声,我躺在海棉垫上喘息着,默认的承受了他们对我的羞辱。

「陈老师如何,这马子骑的爽不爽啊?」小杰淫笑的问。

「爽,好爽,没想到我们学校会有这幺贱的女学生,干的我真是他妈的爽!」陈老师已完全不顾形象的回应着小杰。

「那我们现在是一国的啰!下次有机会再一起玩吧!」小志拍马屁的说。

「嗯!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,谁都不准说出去!今天要不是没时间,我非连干她三炮不可,干到她用爬的回教室,哈!」

陈老师也得意的回应他们,他们三人接着站起穿好衣服,便丢下我离开了体育仓库,我伸手抚摸着被他们干的又红又肿的骚穴,想到刚才陈老师的大鸡巴,不禁又兴奋了起来。

5~屁眼被暗恋的学长开苞

自从被小杰他们弄到体育仓库去干过之后,小杰他们对我的轻佻举动也越来越不避讳,也有好几次利用午休时间,轮流把我约去体育仓库又干了好几次。

我已经被同班五个男同学给干过了,我怕再不久,恐怕全班男同学都会干过我了,那我岂不真成了小杰口中的破麻了,我心想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或许等我交了男朋友,他们就会不好意思再骚扰我了。

而我也一直暗恋着三年级的铭成学长,最近也常与他在校园不期而遇,每当他面带微笑的跟我打招呼时,总叫我脸红心跳不已。

终于有天我在往福利社的路上又遇到了他,他看四周没有什幺人,便开口对我说:「小雪,放学后你有空吗?我想约你去看电影!」

我有如小鹿乱撞般欣喜若狂,但又要掩饰心中的兴奋,便含羞带怯的回答:「嗯…有啊!」

「那放学后我在校门口等你,我今天有开车来!好吗?」

「嗯!好!」我用我自认为最甜美的笑容回答他。

「那我们放学后校门口见啰!」说完他给了我阳光般的笑容便离开了。

我此时的心跳的好快,没想到暗恋了学长许久,今天终于美梦成真了,放学后我依约到了校门口,还故意在小杰他们面前上了铭成学长的车。

铭成学长很健谈,我们一路上有说有笑的,在西门町看完了电影,在万年大楼小吃街吃完晚餐,我们又开车上阳明山看夜景,今晚上山的人并不多,我们站在观景台角落,铭成学长温柔体贴的搂着我,当我接触到他深情的眼眸时,心跳的狂乱不已。

他一低头就吻住了我,当他的唇压着我的唇时,彷彿有一道电流直窜到我心底,我情不自禁的回应着他,他紧紧的搂着我的腰,我的双手也搀绕住他的颈子,在我们热吻的同时,他的手也不安份的抚摸着我的屁股,还不时轻重不一的揉捏着。

他的舌头灵活的在我口里翻搅着,非常有技巧的吸吮着我的舌,他的手伸进了我裙子里,手指就隔着内裤搓揉我的阴蒂,我感觉到一股热流由体内涌出,顿时内心一股慾望油然而生,我知道我的内裤已经湿了,但我本能的拉住他的手阻止他继续的侵犯,吻了许久他终于放开了我,我羞怯的不敢抬头看他。

他拉起我的手就往车子走去,上了车我仍然不好意思看他,他将车开往停车场角落,他停下车身子便向我靠近,他激情的吻住了我,同时顺手将我座位的椅背放倒,他翻身爬至我座椅上,身子压住了我,手也不规矩的在我身上乱摸。

我已被他吻的意乱情迷,完全忘了抗拒,直到他将我上衣扣子解开,并打开我的胸罩,握住我的奶子搓揉时,我才意识到我的上身已完全暴露在他面前:「学长…不要…我们才第一次约会…不要这样…」

「小雪,难道你不喜欢我吗?」

学长仍然没有停手,轻重不一的揉捏我的奶子,还更加舔弄吸吮着我的耳垂。

「呃…喜欢…呃…小雪暗恋学长…好久了…」

我在他的挑弄之下,恍惚的回应着。

「既然喜欢我,那就不要拒绝我!难道你不想被我干吗?」

说完学长便我行我素,沿着我耳垂吻至颈子而下,用舌尖逗弄我的奶头,进而含住吸吮了起来。

「呃…呃…学长…呃…呃…不要…呃…我会…受不了的…呃…呃…」

我已被学长吻的情慾高涨,也怕若拒绝了学长,学长会不再与我交往,便放任他继续对我的轻薄举动,学长更进一步将手伸至我裙底,手指勾开我内裤边缘便穿了进去,我的骚穴早已被学长挑逗刺激的淫水直流。

他用两只手指毫不费力的就插了进去,他一面吸吮着我的奶头,手指一面的对我湿淋淋的骚穴抽插着,我隐约可以听见,我骚穴的淫水在他手指的抽插之下,所发出的淫蕩水声,我忍不住淫叫了起来:「啊…啊…学长…不要…啊…啊…好痒…啊…啊…」

学长看到了我如此反应,便故意在我耳边吹着气用言语挑逗我:「有多痒?是不是痒到想被我的大鸡巴干?要不要学长帮你止痒,要的话跟学长说喔!」

我承受不住学长如此的挑逗,便锁着眉头闭上双眼,娇羞低声的吟喘着:「呃…呃…要…呃…呃…学长…我要…」

「要什幺啊?你要看着我说啊!说清楚点,要不我怎幺会明白!」

学长仍不放过我,食指和中指扣住我的骚穴,大姆指按住我的阴蒂搓揉,逼着我说

我只好张开眼睛,用饥渴的眼神望着学长:「呃…呃…学长…呃…我要你的…大鸡巴…干我…呃…呃…」

学长显然很满意我的答案,抽出手指扯下我的内裤,我本能的抬起屁股方便他脱下,双脚也迫不及待的打开来,他弓起我的双腿看着我的骚穴,淫笑的掏出他的大鸡巴,就顶住我的骚穴插了进去,他用力的往上顶着,嘴里也不放过我的奶子继续吸吮着,我被他顶的放声浪叫了起来:「啊…啊…学长…你好棒…啊…啊…小雪被你弄的…好舒服…啊…啊…」

「小雪,你的奶子好大好软,骚穴也好紧好会夹,学长也被你弄的好爽!」

学长对我那对34D的大奶子爱不释手的用力揉捏着,下身不忘使劲的深深顶着我。

「啊…啊…学长…你好厉害…啊…啊…小雪快给你…顶死了…啊…啊…」我忘情的淫叫着。

「小雪,你的小骚穴被学长干的爽不爽?快说些淫蕩点的话,学长会更兴奋!」学长强势的命令我。

「啊…啊…学长的大鸡巴…把小雪的骚穴…干的好爽…啊…啊…干死小雪了…啊…啊…」我不加思索的讨好学长的浪叫着。

「说的好!再来,再多说点!快!」学长露出了霸道的眼神,让我更加癡迷。

「啊…啊…小雪的骚穴…是专门给学长干的…啊…啊…小雪要天天…给学长干…啊…啊…」

也许我真的生性淫蕩,这样的话我想都没想就说了出口。

「好!够淫蕩,我喜欢,我也要天天干你这个小蕩妇!」学长继续用力的顶着我。

「啊…啊…我是个淫蕩的小蕩妇…啊…啊…我要学长…的大鸡巴…干死我…啊…啊…」我已被学长干到没了矜持,不要脸的话不断的脱口而出。

「好,我就干死你,操死你这个小蕩妇,我操!操死你!」学长更猛力的顶着我。

「啊…啊…学长…我不行了…啊…啊…我要丢了…啊…啊…啊…」

在学长的猛力到抽插之下,我的小腹一阵收缩便高潮了,学长接着又将我带到后座,他将前座的椅背向前倾倒,要我趴在椅背上,他便跪在后座继续从我背后将他的大鸡巴顶了进去,他几乎每下都插到底,我被他插的快感连连,屁股也被他撞的啪啪作响。

「啊…啊…好深…啊…插的好深…啊…啊…学长插死我了…啊…啊…」

我浪叫着,屁股也不断迎合他的抽插。

「真没想到你这幺淫蕩,这幺好干,小蕩妇,喜欢不喜欢被我这样搞啊?」

我被他插的是不停的浪叫,淫水也不停的由骚穴沿着脚下流:「啊…啊…小蕩妇喜欢…被学长干…啊…啊…用力…用力干死我…啊…啊…」

「哇!真欠干耶,你的骚穴真紧,夹的我爽死了,我就插穿你这个小蕩妇的小骚穴,操!」

学长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,我感到小腹又是一阵收缩:「啊…啊…学长插的我…好爽…啊…啊…快一点…不要停…啊…啊…我要死了…啊…啊…我又要丢了…啊…啊…」

「操!真好干,小蕩妇等等我,我也要射了!」

学长猛力的加快了速度,终于我们一起达到了高潮,学长抵住我骚穴,将精液全射进了我体内,便抱着我温柔的亲吻着,此刻的我感到无比的幸福。

週末,学长邀我一起去北海岸看海,顺道去礁溪过夜洗温泉,我也欣然同意了,我骗我妈说要去同学家玩。

星期六一大早,我精心的打扮自己,上身穿了小可爱,外加一件小衬衣,下身穿了一件超短迷你裙,里面则穿了丁字内裤,当我一上了学长的车,学长张大了双眼,讚歎的看着我:「小雪,你今天穿的好辣喔!」

「会吗?你不喜欢喔!」我故意装傻的说。

「喜欢啊!喜欢到想马上干你!」学长边说边将手往我奶子上捏了一把。

「哎呀!讨厌啦!这是大马路耶,不要乱摸啦!人家本来就是穿给你看的嘛!快开车啦!要不等会被我妈或是我哥看到就惨了啦!」

学长听我说完,马上加速将车驶离了我家巷口,车子一直开到重庆北路交流道口,学长将车靠在路边,这时上来两个人,是他的同班同学,我有点讶异:「学长,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吗?你怎幺没有告诉我,还有其它学长要一起去?」

「小雪,跟你介绍,坐右边的叫阿风,左边的是阿川!他们家都在礁溪!只是顺道搭我便车回家,而且我如果开车累了,他们还可以跟我换手轮流开,所以我才没告诉你啊!你不会介意吧?」

「嗯!阿风学长,阿川学长你们好,我是小雪!」

我微笑的跟他们打招呼,希望能给他们一个好印象。

「小雪,我们早就久仰你大名了,你长的真漂亮,身材又好,难怪我们铭成会看上你,你们俩真是郎才女貌喔!」

我被他们夸的心中一阵窃喜:「那有啊!是学长不嫌弃我才对!」

「好啦!别再哈拉了,再不出发等要就塞车了!」

学长制止了我们的客套话,便开车上了高速公路,沿路上我们有说有笑的,阿风和阿川也说了很多他们班上的趣事给我听。

我们中午在鼻头角吃了海鲜再继续上路,车一直开到了龙洞风景区才停下休息,阿风和阿川识趣的说要自由活动半小时,学长拉着我到观景台角落看着海景,他从背后环抱着我,嘴唇不时在我耳边磨蹭着,他突然含住我的耳垂,我打了个冷颤,便闭上眼享受着他的温柔调情,他边吻边移动身子,最后将我转至他面前,他由我的耳垂渐渐吻至了我的唇。

我们忘情的热吻着,完全忘了这是个公共场所,他的手不安份的伸进我迷你裙里,手指也按在我股沟上,我感到我小穴里一阵热流涌出,他的手指也移到我骚穴口,勾开我的丁字裤不断的挑逗着,我忍不住呻吟出声。

他进一步将手指插入骚穴转动着,我被他的这个举动搞的情慾高涨,我双手环抱着他的颈子,不停颤抖着,我可以感觉到他下身的鸡巴已勃起,不时的顶着我的骚穴磨蹭着,我的下身也不由自主的迎合他扭动了起来,心中有股莫名的冲动,真想学长现在就将大鸡巴插进来狠狠的干我,直到我不经意张开眼睛,看见不远处有一堆男女对我们指指点点,我才警觉这里是公共场所,便赶紧推开学长:「学长不要,那边有人在看我们耶!」

「怕什幺?就让他们看啊!他们看的到又吃不到,我就在他们面前干你,哈死他们!」

学长得意的看向那堆男女,手指仍插在骚穴里转动着。

「不要啦!很丢脸耶!」我用力挣脱学长,赶紧整理了一下服装仪容。

「好啦!好啦!那我们去找阿风跟阿川!」

学长拉着我就走,我躲在学长身后,快速的通过那堆男女面前,我的余光仍可看到他们脸上都带着淫笑,找到阿风和阿川之后,我们继续往礁溪的方面前进。

阿风自告奋勇要开车,阿川也识相的坐到前座去,把后座留给我们,车子开动之后,学长将我搂在怀里,下巴还不时的在我耳边磨蹭着,由于刚才被学长激起的情慾仍未褪去,我不禁呡着嘴喘息着,学长将我的手拉至他的裤裆上抚摸着,我可以感觉到学长的鸡巴已经硬的吓人,学长含着我的耳垂轻声的说:「小雪,我好硬好难受,帮我吃鸡巴!」

我吓了一跳,便附在学长耳边悄悄的说:「不要啦!前面有人会被他们看到的!」

「不会啦!你假装趴在我腿上睡觉不就得了!好嘛!」

学长说完没等我同意就拉开裤拉链,将勃起的鸡巴掏了出来。

「小雪,你困了就趴在我腿上睡一下吧!」

学长刻意的说给阿风和阿川听,手也同时将我的头往他鸡巴押下。

我为了讨好学长,便认真的握着学长的大鸡巴又吸又舔,我含着学长的龟头吞吐着,弄的学长好不快活,我很怀疑阿风和阿川,真的会不知道我们在后座干的好事,但为了讨学长欢欣,我也不顾一切豁出去了。

我又吸又舔卖力的吃着学长的鸡巴,学长忍不住按住我的头上下晃动着,对着我的小嘴做起了活塞运动,我也卖力的配合着他,希望让他得到最大的满足,学长的鸡巴不停的顶着我的小嘴,手还不安份的掀开我裙子,露出我的屁股,隔着丁字裤抠着我的骚穴,我的屁股忍不住扭动了起来。

我想这样的情景,前座的人不可能看不到的,但我的头和屁股都被学长控住,就算我想反抗也挣脱不了,我只好任由学长为所欲为,终于他抵住我的小嘴喷出了浓浓的精液,我还不小心吞了些进去,剩余的就从我的嘴角流出,学长体贴的拿面纸帮我擦拭,我就像个小女人似的趴在学长腿上喘息着。

当我从学长大腿上爬起时,阿风和阿川不约而同回头对我投出了暧昧的眼神,嘴角还带着一丝淫笑,我赶紧将被学长掀开的裙子盖好,羞的低下头不敢正视他们,学长则是得意的紧搂着我。

我们沿路走走停停欣赏着北海岸的风光,到了礁溪学长便先送阿风和阿川回家,接着带我到附近吃完晚餐之后,我们再找温泉饭店住下。

进了房间我们理所当然先泡温泉浴享受一番,进浴室前学长搂着我:「小雪,我今天要操你屁眼!」

「啊…会很痛吧?」我吓了一跳。

「你没被玩过屁眼吗?那太好了,我今天就帮你屁眼开苞!」学长露出坏坏的眼神。

「可是…我怕会很痛!」我有点害怕的。

「只是一开始而已,之后就会很爽了,就跟第一次插穴一样!你试过之后一定会爱死它的!」学长仍不放弃的说服着我。

「嗯…那你要轻一点喔!」

我怕拒绝学长的话,学长会不高兴,就决定顺他的意,学长似乎早有準备,从背包拿出两瓶浣肠,他说插屁眼前要先灌肠比较卫生。进了浴室学长先帮我灌肠,等确定我将肠子里的排泄物拉光了后,用水稍做沖洗,我们就互相为对方身体沫上沐浴乳。

当他的手沫在我的奶子上时,还不时的在乳头上打转着,我忍不住轻哼了一声,手也不自主的在学长的鸡巴上套弄着,学长似乎有意挑逗我似的,故意在我奶子上轻重不一的揉捏着,我累积了下午未完的情慾,身子一软便靠在学长的身上喘息着。

我放开握在学长大鸡巴上的手,紧搂着学长呻吟着,学长的鸡巴顶在我的小穴前抖动着,他的手绕至我背上抚摸,沿伸至我下身,在骚穴口抚弄着,我知道我的淫水又开始氾滥了。

我的呻吟也随着他的挑逗升高,他含住我的耳垂进一步升高我的情慾,我终于忍不住淫喘着:「呃…呃…学长…呃…呃…我要…我要…」

「要什幺啊?说清楚点!」

学长明知故问,手也加重了在阴蒂上挑逗。

「呃…呃…我要…我要你…干我…」

学长得意的淫笑着,拿起莲薘头将我们身上的肥皂泡沖乾净之后,便坐上马桶上面命令我:「想我干你就自己骑上来,我要看你这小